主页 > E潮生活 >严刑迫供下,证词可信吗? >

严刑迫供下,证词可信吗?

2020-04-26


严刑迫供下,证词可信吗?

2012年,于塔吉克发生一件严刑迫供事件:在同年6月,塔吉克总统Rahmon的姐夫遇害;一个月后, 45岁的Dilovarsho Qosimov以涉嫌谋杀罪被捕;Dilovarsho投诉遭当地警方插赃嫁祸,但不获受理;而他于与律师会面一次后,当局连续5天不准律师探访,据悉此期间,Dilovarsho在看守所中受尽不人道对待:不获给予食物、食水、睡眠、被迫整夜站立、并遭受殴打。Dilovarsho只有与律师会面时方能得到食物和休息,不过每次律师离开后,Dilovarsho都会遭殴打,迫其招认罪行。而在秘密审讯后,Dilovarsho被判26年徒刑;当地法院亦驳回其上诉申请。[1]

2015年2月,于巴林亦有同类事件发生:维权人士Hussain Jawad被捕后,被收押于当地的Criminal Investigations Directorate(CID) 达6天,不能与外界通讯;6天后出庭,他承认「向恐怖份子收受利益」的指控;然而,翌日当他获准致电妻子时,否认一切罪行,并告知于CID遭受酷刑迫供的情况:他遭受严重殴打、被关在冰冷的监仓、不准如厕、不准睡眠、被矇眼后遭到性侵,更威胁若他不在庭上招供将受到更严重的酷刑。当地法院知悉后立即重新开庭,并要求当局为其验伤,案件发还重审。[2]

无独有偶,塔吉克和巴林同为一带一路沿线上的国家;至于提出一带一路的中国,在严刑迫供这层面上,也是劣迹斑斑;2014年3月,维权律师唐吉田前往黑龙江建三江处理法轮功案件时,被当地公安强行带走,受到辱骂、被吊起来兼双脚离地情况下进行暴打,威胁会将他活埋、活体取肾、进行犬决。及后在威迫下,唐律师不情愿地在公安杜撰的笔录上签字。唐吉田被关押16天,未能与外界接触。[3]

这三个严刑迫供个案均有共通点,除了发生地点均是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之外,受害人均于被关押而未能自由与外界通讯期间下,即外界未能有效监察受拘押情况时,遭受酷刑;事实上,不少过往所发生的酷刑个案均是在受害者于未能自由地与外界接触的情况下发生,因为当事人即使受到酷刑或不人道对待,都难以向外界披露,其伤势也难以让其他人察觉;因此,国际特赦组织以及世界各地关注人权的人士,一直都关注及要求执法机关于逮捕任何人士时,需依合法程序,并必须让其能与所选择的律师及家人联络和接触,以防止任何酷刑或不人道情况的发生。而若果一个人被关押时未能与外界接触,他受到酷刑或不人道对待的可能性便很高。

另一方面,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第十五条订明:「每一缔约国应确保在任何诉讼程式中,不得援引任何经确定以酷刑取得的口供为证据。」而最近在中国发生数宗不同人士于与未能与外界自由通讯一段时间后,突然现身传媒「认罪」,或作出一些声明;到底这些所谓的声明或供称能有几属实?相信以法治为核心价值的香港市民必定心中有数。

参考资料:

[1] TAJIKISTAN: FURTHER INFORMATION: 26 YEAR SENTENCE FOR HIGH PROFILE MURDER https://www.amnesty.org/en/documents/eur60/004/2013/en/

[2] BAHRAIN: FURTHER INFORMATION: HUSSAIN JAWAD TORTURED, FORCED TO ‘CONFESS‘ https://www.amnesty.org/en/documents/mde11/1066/2015/en/

[3] 新唐人电视台:【专访】唐吉田:建三江酷刑遭遇



上一篇:
下一篇: